中国史纲-一些小问题

Posted Leave a commentPosted in BloG

1. 春秋时代的“春秋”实际上是鲁国的国史。当时方圆五十里就可以成一国,每个诸侯国都有自己的国史,但是只有鲁国的留传下来了。 2.夏桀和商纣都是暴君,但是都很牛。据说都是文武全才,一个能把铁钩拉直(这个是后代的胡说,那个时候根本没有铁器),一个能把九头牛拉着倒退。所以都自以为牛x,不听人劝的。都娶了漂亮的老婆,但是都比较变态。都过酒池肉林的生活,一个池子里都是酒,大家宴会的时候都撅屁股牛饮,宫殿里堆的都是肉。这纯粹是老农对富贵以后生活的想象,不能信。炮烙是夏桀的发明,但是商纣又发明了一遍。所以深刻怀疑,夏桀和商纣根本就是同一个人。反正“夏”是一个神话传说的时代,俺个人不太相信夏的存在。 3. 还有个国君,和媳妇吵架,结果媳妇回娘家了。这岳父不知道是不喜欢这闺女呢,还是怎的,很迅速的立刻把闺女另嫁了。这下子把老女婿惹恼了,出兵把岳父逮了一阵子又放了,岳父人好歹也是一国之君。这叫什么事儿么。 4. 有一国君,去其他国开会,结果迟到,被挑头开会的老大关了一阵子。看谁还敢迟到。

中国史纲

Posted Leave a commentPosted in BloG

这两天在看柏杨的《中国史纲》。很简单的一本书。 今天看到的一段实在好玩。话说“烽火戏诸侯“以后的东周,中央政府已经很衰败了,但是周天子年轻气盛不是好相与的,也因为他的宰相,郑国的国君太飞扬跋扈了。周天子就想把宰相换了,郑国国君当然不愿意,虽然中央政府不照了,但是宰相的头衔叫起来很爽的。然后这哥们就发兵,割周天子家里的粮食。小米熟了割小米,大米熟了割大米。周天子也没办法,因为真的很衰了。这宰相兼郑国国君同学也不想搞太僵,还是隔三差五去见见周天子。周天子就问,最近郑国收成怎么样啊?宰相说,托大王的福,五谷丰登。周天子说,我再给你十车小米,以后收成不好别再来找我了。 其时,郑国正在打宋国,这位宰相把米袋子外面裹上绸缎,拉着这十车在首都大街上转,见人就吆喝说是周天子赐了十车绸缎(比小米值钱多了),支持他打宋国。总有见风使舵趁机捞便宜的,看着周天子都发话了,一坨鸟国就一起跟着郑国打宋国。 再后来,周天子很生气,因为宰相假传圣旨,领了兵找宰相火并。宰相怕个鸟,当时几乎已经把郑国经营成最强大的诸侯国了,还有一坨帮衬的。轻轻松松把周天子打败了,有手下将军还射了他一箭。正准备俘虏周天子呢,宰相鸣金收兵了,说,俘虏了没法处置,俺是诸侯他是天子呢。晚上还带了酒肉跑去周天子的大帐赔罪,周天子也只能打落牙齿往自己肚里咽,没办法,就是衰了啊。

毕业毕业

Posted Leave a commentPosted in BloG

虽然几乎是个人就说还是在学校的生活最爽,主要是约束比较少。俺对此非常同意,俺也非常愿意在学校里赖着。但是不喜欢去做faculty,压力太大了,也不是聪明人基本上再拍脑瓜也跳不出点子去写proposal。songyun在学校里赖了八年,终于赖不下去了,因为Ph.D最多也就是八年。俺虽然没有到如此的极限,但是觉得有点儿腻歪,再说加起来也5年多了。 本来打算夏天毕业的,但是重要的co-major professer同志,整个夏天几乎都不在。他是成名人物,想退休系里不让退,因为有他在总能给系里的排名加分。但总归是心思根本不在这里的成名人物,整天在外面逛一逛,讲讲课,从伦敦到伊斯坦布尔,有的是人请他。于是,把i-20延了期,准备秋天毕业。前几天,幸好隔壁的小师弟喜欢传小道消息,才知道这位同志整个秋天也都不在,仅仅在10月份会回来3天。俺立刻跑去找这位同志,上午刚在一起开了会的,他可一点儿没提这个事情。确认了这点,就赶紧找老板,老板说,你什么时候答辩都可以啊,如果能把论文赶出来,在那位同志走之前可以答辩,然后在仔细修改论文好了。唉,只有这么办了,俺可不太指望10月份里的那个三天,如果再碰巧是周末,那搞个头啊,何况还有其他committee member呢。 从和老板商量的那天,到计划答辩交论文的日子只有6周时间。现在两周已经过去了。郁闷,最近在修改一篇4月份交给老板的论文。当时刚写完的时候,觉得很爽,数据也还不错,而且总算又交给老板一篇东西,至少进度也算满意。结果呢,越修改觉得写得越烂。本来还想投一个稍好的journal,现在觉得投好journal就是自取其辱。老板倒是想先投个好journal,搞得俺打肿了脸充胖子,很不爽很不爽。现在手头还在写一篇,也是论文里的一章。以前把数据图做好,俺三天就能写完一篇,现在快一个星期了才写了一半。越写觉得数据彼此不能支持,只能硬拗,拗得俺那个头疼。想不管三七二十一,先裸写一把,但是总还是狠不下来。慢慢跟便秘一样挤,反正先当作论文的一章好了,答辩完再重做一些实验,补补数据好了。 今天给co-major professer发了信,问他的具体时间安排,我要定答辩时间。唉,他又跑了,不然俺直接去他办公室了。

nnd,衰透了

Posted 1 CommentPosted in BloG

化学楼修厕所,三天两头都有工程车把摩托车趴车的地方占了,写email投诉过一回,没啥反应,就在厕所工程接近尾声的时候,居然把那块离我办公室最近的趴车位取消了!后来停在另外一块儿停车场,因为停在一个比较疑惑的地方吃了一张ticket。刚好那个时候遇到parking的一个老头,说了一下这个事情,他说这块地方确实confuse,如果appeal的时候有问题就联系他,然后给了一张名片,哈,居然是parking division的总管。接下来,填了appeal,然后接到了结果,granted,就是说我appeal成功了。但是,最郁闷的事情发生了,就在我拿到结果的第二天,居然又拿到了一个ticket!这回我停在专门停摩托车的停车场,离我办公室还不近。我已经连续买了三年的parking permit,每次都贴在同一个地方,而且根本不难看到,不知道哪个傻人居然给了我一个ticket说我没有permit!今早再去appeal office,我不填表了,直接要求面谈。nnd,这回完全占理,我得追究到底。如果是同一个傻x给我ticket,强烈要求开了丫的。还想要补偿,nnd,这件事情搞得我很生气。俺不但不应该付罚款,丫们应该赔精神损失给我(hoho,纯属YY)。总算还有一点可以安慰,总还是有一个讲理的地方和机会。 下午和parking的人面谈,太简单了,电脑上确认我有permit就完了。胖妞说,你是不是贴的位置有问题啊?我说我贴那里三年了,为啥今年夏天你们的人就是看不见?胖妞说,要不咱去看看你的车,我说我停的地方远呢,你们取消了老的位置又不划新的位置,胖妞说她去找找那个发ticket的人,结果搂了一圈没找到,胖妞说下回如果还拿ticket,就把车推来,看看我到底把permit贴哪里了。我心里暗骂,丫们就不找找自己的原因? 晚上收到了那个supervisor老头的回信,说感谢你反应这个情况,他就在今天还听到了手下一个人给好几个摩托发了ticket,而这些摩托都是有permit的。俺不得不猜度那个人要么眼瞎了要么很嫉恨俺们有摩托骑的人。摩托的permit很便宜,今年涨价了也才40一年,而且在能骑车的夏天里买permit更便宜,因为一个年度马上就过去了。骑摩托的哥们除非有病,否则干嘛不买permit?买了permit,谁tmd的有病会贴到犄角旮旯让人看不见?嫉妒,完全是嫉妒。如果我再拿到ticket,就一定要搞到底了,谁tmd的没事愿意隔三差五去parking office报到?

府南河畔的悠闲岁月

Posted Leave a commentPosted in BloG

其实在成都的日子没有自己一直以为的那么多。很早就想去成都,但是那年头宝成线三天两头断掉,滑坡塌方什么的,而且总是在暑假。结果第一次去成都一直拖到上大学了。那年刚和徐哲同学从延安下来,接着跑他家玩去了。成天骑车在成都瞎逛,徐同学不能不说比较土,老爹是上海人,结果这丫生在成都居然不怎么能吃辣,知道的地方也太大路货了。于是只能走例如青羊宫,杜甫草堂之类的点,吃陈麻婆豆腐之类的老店。这些老店基本上现在的东西绝对不能算一流,就像西安的那个樊记肉夹馍的老店,还不如桃李苑的。当然徐同学总归是个成都土著,麻辣粉的那个小店就选的不错,川大旁边那条街也去爽了。人民公园的茶座也去坐了,但是只有俺们俩,凑不齐一桌麻将。每天晚上,徐同学老妈下班回来必带红星兔丁,爽的不得了。另外一个固定节目是,徐同学家附近一个百货大楼的顶层有卖炒冰的,做的很不错,每晚散步必然上去一人一份炒冰吃爽了算数。有几天就圈家里哪里都没去,翻出来一张午夜凶铃,徐同学死活不看,自己躲房里上网。俺壮了胆看了五分钟,就换真实的谎言了,至今也没有看过午夜凶铃。青城山去了后山,人很少,很舒服。都江堰只换了车没去逛,那个时候哥几个对人多的地方相当抵触。成都人爱打麻将,俺这里有个例子。俺俩路过一菜市场,看到有卖地瓜的(不是红薯,是地瓜),于是挑了俩准备付账。喊了两嗓子,才发现摊主大妈和周围几个摊子凑了一桌正打得高兴,根本没有离桌做生意的样子。走到边上,大妈从桌底摸出一杆秤来,称了斤两,直接把俺们付的钱扔牌桌上了,整个过程眼睛就根本没离桌。 后来进藏前在成都又呆了数日,在一个小破茶馆某人和同学们聊天,俺和刘莉同学在隔壁小破网吧上网。再后来从拉萨下来,又在成都呆着。因为累或者因为是“醉氧”,成天在睡觉,只有晚上跑出去吃。也忘了那个旮旯的店了,但是应该是最有代表性的老百姓麻辣烫。似乎那个小锅子从来就没换过,第一眼觉得不干不净,吃起来也就不管不顾了。是个男人都光着膀子,个个汗流浃背。 再往后一次,一大早到成都。王怡飞同学接了站就跑他家睡觉了。中午起来出去吃饭,俺叫唤要去个正经点儿的菜馆,以前尽是吃小吃了。王同学是个正儿八经的地头蛇,找的馆子俺是忘了名字了,印象最深的是刚进去厨房里面摆着的两大罐泡椒,等我们吃完出来就空的只剩汤了。接下来跑去人民公园打麻将,大约十来块钱可以叫一壶茶一副麻将消磨一个下午。虽然是冬天,但是一点儿不冷,“血战到底”整了一下午,居然是俺赢了,不过似乎最后还是王同学管了晚饭。春节附近,文化宫里面都是排挡,找个桌俺就只管坐着,有王同学和某人自然懂行情的从各个摊子叫东西过来。 再后来转战到任老师家,白天和李纯出去逛街,晚上回来邀了任老师打麻将,夜夜搞到两三点,还算钱的。去四姑娘山的那天,天麻麻亮去集合,某人居然点了麻辣小馄饨当早饭。四姑娘山下,一个西安的小伙自己盖了个房子开了个酒吧,带着一个大狗。大狗的脾气好的不得了,鳄鱼肉的面条也好吃。没错,是鳄鱼肉的。 得记载李百浩老师一笔,任老师老公,李纯老爹,科大数学系教授,号称李十八,每次必抓十八人,抓男不抓女,所以某人上过他的课,但是没有不愉快的回忆。老头子是老清华,当年清华网球队的,在科大的时候他也打球,不过老头子起的很早,等俺到球场的时候,他已经打完球准备回家了,所以从来没和他打过。李老师其实是个很有意思的人,还喜欢写两笔字。但是任老师太能说了,每次去他家,他会端个小板凳坐在边上听我们聊天,然后努力找空插上两句,但也就只能插上两句,任老师立刻把话头抢过去,最后的结局总是老头子又搬着板凳自己回房间了。那回去四姑娘山的路上,遇到一个路卡,反正俺们是暂时过不去。李纯和俺们走路往前溜溜,真实目的是这家伙烟瘾上来了,没走多远还没抽上呢,李老师就颠颠儿的跟上来了,说是要和我们一起走走,一副很想聊天的样子,结果被李纯同学一顿说,又只好一人颠颠儿的回去了,其时,任老师和导游司机正聊得火热。地震以后,打了个电话去成都,结果任老师在加州带外孙,就剩老头子一人在家。说自己一人不错,天天跑到交大打球,李纯说让他去上海,但是买不到机票。接着俺电话打到加州,才知道老爷子地震的时候不是往楼下跑,而是跑到屋顶花园去了。 总之,爱死成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