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章

Posted 1 CommentPosted in oPiNion

中国离不开盖章,美国没章可盖,都是签字。 签字是自己的承诺,一个公民最基本的素质就是对自己的言行等一切负责。 中国盖章不是自己盖,得找“单位”,人家给你盖,摆明了就是不信任你个人。但是,凭啥组织信任你?出了事谁负责?盖章的负责啊?那还是不给盖了。所以在中国,盖个章比登天还难,还经常进入死循环,没办法了只好找个萝卜刻个章,萝卜没试过,小学时候试过橡皮。 从经济上来说,就是成本。自己签字多省事,找人盖章搭上时间搭上交通费搭上笑脸还要搭上以后需要还的人情。所以,中国同样的商品,出口价格比国内价格还便宜。不是人家帝国主义资本家狠了命的杀价,是人家签字的成本几乎没有,还对自己的签字特在乎,没两天货款就回来了。在国内不卖贵点儿怎么整?盖章哪有免费一说,盖了章还要扯三角债呢。

“潜伏“和柏林墙

Posted 3 CommentsPosted in oPiNion

这几天到处在纪念柏林墙的倒掉,20周年。文章也到处都是,以下一段从南都的副刊里摘出来的。 “他们抗议的,是某种不合时宜、违逆人性的强权体制,这种体制的本性究竟如何已不用多谈了,值得一提的是,这种体制往往会宣扬某种美好的终极目标,向人民许诺一个逐步升级的乌托邦之路,从而获得当权的合法性。 这种体制往往会宣称历史发展有一个必然的趋势且未来将是一个天堂般的世界,然后自命为这个天堂之路的人间引路人。对此,卡尔·波普尔批评说:想在地上造出天堂的人,往往把地上变成了地狱。“ 这几天也在看“潜伏“,左蓝给余则成描述了这样的一个世界,余则成给晚秋也描述了这样的一个世界,我还没看完,不知道结局。上周某羊说,很多人都说潜伏的结局很悲惨。我说没啥悲惨的,其实都一个样。要么余则成被挖出来,挂掉。要么他不被挖出来,建国以后一样挂掉,整党肃反四清三反五反外加文革,他必然死定了,死前肯定还被整的生不如死,还不如当年被崩了还是个烈士。 现在话语空间大了不少,南方都市报评论版也啥都敢写,也算进步了。

暗战

Posted 2 CommentsPosted in oPiNion

今天碰巧看到中国青年报上两篇关于保研的文章(1,2),懒得做深层次思考,晒出来给大家看看。懒得看的同学,俺可以用一句话总结,为了保研的暗战。 记得本科时候回家过年,和高中同学聚会聊天的时候就慢慢知道了,另外象牙塔里那么不地道的事情。不过那个时候,还主要集中于评奖学金。那时代应该保研的名额比报送上大学的名额还少,所以即使有暗战也非常局限,不会像现在这么大的规模。但是,自古以来,中国绝对不缺这种中国特色。往远了想,这些人毕业出来会把什么样的东西带到工作中来。

我觉得啊

Posted 1 CommentPosted in oPiNion

其实无所谓邪不压正。 话说市场经济的精髓,就是由市场决定价格,最终实现资源的优化配置。 人类社会的所谓正邪,其实一个道理,也不关乎文化什么事情。“坏蛋”坏到一定程度,一定会被冒出来的“好人”搞掉,如果“坏蛋”太多,就借助外来力量,改朝换代,重新开始。但是背后的道理只有一个,或快或慢,社会总要发展,正邪两方面总是要妥协的。

媒体的偏见

Posted 1 CommentPosted in oPiNion

人难免会有偏见。这次媒体所称的“三十年代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在我眼里,根本算不上是最严重。工作是不好找,但我基本上已为各公司只是对未来观望而已,顺道减些成本。周围房子不停的盖,以为很糟糕的车市,结果dealer门前都找不到空位停车。前几天看南方周末,一个记者写文章说加州这回在经济衰退的表现,举例一个小华人店主,连老板一共五个人,今年开掉了两个,老板就自己估计加州的失业率应该在30%以上,而不是官方公布的10%(大约,我记不清了)。那篇文章基本上举了若干的例子,说明失业率比官方公布的严重,原因是官方的失业率没有包含老墨等非法移民的就业情况。md,读到这里我真要晕死,难道非法移民也要算到总人口里?加州再开放,也不能在官方失业率统计中把非法移民计入吧。何况个体经验是靠不住的,美国的统计部门还是靠的住的。 话说加州是民主党的州,现在施瓦辛格大叔名义上是共和党,但是本质还是民主党。这回加州差点儿破产,施瓦辛格大叔削减开支,据说砍掉的多数是针对贫下中农的福利。美国的媒体没怎么说,倒是国内的媒体很义愤填膺,为贫下中农的未来很是操心。实际情况呢?加州是对贫下中农照顾最好的州,据说贫下中农们滋润的不想升级为富农,因为可怜的富农们是被州政府剥削最多的群体。即使砍掉部分福利,加州的贫下中农们也比其他州来得滋润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