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还是应该尽力把欧洲一笔一笔回忆出来。 如今勉强挣扎在水土不服的新大陆,时时感到精神生活的匮乏,书本养料之外,最大的娱乐就是拼接记忆的马赛克。靠着朝后的记忆向前活着,这真是人生悖论!好像一头奶牛,挤出奶来,给自己喝。 而记忆是什么呢?克尔凯敦尔说,一切事物只要搀杂了记忆,就会在心里产生双倍的效果。所以记忆有一半是我的创造。无妨,就在这样的流水中,随意地创造着我所喜欢的形状好了。只要我是水,我就是一切了,而我的记忆也就涵盖一切了。

巴塞罗那回忆 By 西多——《万象》2009年11月



从黄昏到黎明,从黎明到黄昏。你应该在这里,DDC是你的一方天地。宽街(黑)山老(妖)胡同从此妖气冲天:有心声,有巧思,有我们不设限的奇思妙想奇葩异卉奇技淫巧。因为我们开放,我们妖孽。在黄昏,在黎明,欢迎各路神仙妖怪凡人沿着胡同墙根儿溜进这方小小四合院圈起来的只属于我们的Only天地。 对不起,没有机麻,没有兰拉。有你,有我们,就此一切美好。

DD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