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_日本_上路之前


过年前刚到上海的那一天,和专门做相片手工放大的方老师走在陕西南路附近的老上海弄堂里,又突然生出时空错乱感,方老师说,“所以我不喜欢坐飞机”。所以方老师去过印度,却从来没有去过日本。

本来就打算今年去日本的,因为美元兑日元汇率是1比113,2012年第一次去日本的时候是1:80,怎么也要平一下仓。本来计划的是下半年10月底,那时候秋叶刚开始红,游客还不至于扎堆。自由散漫久了就特别怕跟按点上班、假期不得不一起放的人挤。之前在西雅图附近滑雪,听师弟说周末租器材需要排队1小时,缆车也要排20分钟,于是就想打退堂鼓。小心翼翼问了师弟能不能请个假,咱们平日里去?结果我们周四去的时候完全不用排队,水平特别差的我俩也不必担心撞到人或者被人撞,体验不知道要好多少倍。

把行程从下半年的淡季提到上半年的淡季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被朋友12月在日本完成的行程撩的心痒难搔。她抓住写了《东国十八日记》的王师兄给她手写了一份行程单,一路爽得实在无以言表。本来是我拉的皮条,反而是她先去了,这怎么得了?当然不甘落后。于是年后在北京张自忠路段祺瑞执政府里面的花生咖啡馆抓住王师兄也得给我写一份。不过他说眼下要成为“在行”的专家了,300块人民币一小时。好在其时他连自己的头像还没上传,算不得正式的专家,加上我脸皮在某些情况下够厚,顺道还蹭了他一杯拿铁,大杯的。

去日本之前在国内的最后四天跑了四个城市:北京、巢湖、合肥、上海。然后就是东京。每天都要去火车站、飞机场报道,不停地见新朋友、敦老友谊,因为每个城市的朋友不同,所以每个城市的风格也都非常不同。

在巢湖的时候跑去泡了个温泉,实则是室外的热水池子。倒是附属的精致极品“东北火炕”烙得舒服,烙得俺胳膊上的汗毛都掉了。

在合肥的时候,召集各路小弟小妹在朋友新开的咖啡馆里一锅烩。顺道让某小弟换了5万日元。我本来身上揣着2000日元现金的,打算够坐第一班火车到城里就行。不过刚从日本回来的村姑说,穷家富路。那就揣上。

在上海的时候,一直有意无意躲着俺的女房东说,想按摩还是想泡脚?泡脚。于是去泡脚,泡了一个二次元的脚。玄关完全是日式风格,有一面墙是顶到天花板的书架,全部是日文原装漫画书,据说日本客人很喜欢这里,就把自己带来打发时间的漫画书留了下来。现在日本人不大来了,一墙的漫画书还在。轮到我们上楼去泡脚,被带进去的那个房间有两张按摩床,一男一女刚按摩完,男的在提裤子整理衣服,好像是被我们撞破了什么似的。幸好选了只是泡脚。

TIP: 说到钱,日本比较奇怪,可以说是发达国家里面支付最不方便的。能刷卡的地方是少数,现金依然统治一切。在美国我常年身上一分钱现金都没有,只有非常少的地方必须用现金,例如一些以中餐馆为首的店家,一是为了想省刷卡的手续费,二是现金没记录容易逃税。在意大利、瑞士等欧洲国家基本上刷卡也没太多问题。至于我大天朝,据小伙伴报告八宝山边上卖麻辣烫的、天通苑边上卖烤红薯的都支持支付宝了,身上不带一分钱现金的日子不远了。

在日本,一定要带现金。好在日本没什么小偷没什么抢劫犯也没有无所事事的老黑手头紧要几块钱共产一下。日本的便利店基本上都有ATM,而且全面支持各种卡,而且现在大天朝的银联在日本简直跟VISA普及程度差不多。另外一个能取钱的地方就是邮局,不过有些邮局下班之后ATM可能也关在里面了,或者停止服务。至于日本各个银行的ATM?我是遇到过加收手续费的情况。反正我是能刷卡的地方刷卡,因为我有两张信用卡没有外汇兑换手续费,直接按照汇率的中间价计算,比取现金划算那么一点点……不过,日本人最大的特点是不给别人麻烦。所以如果结账排队的人数比较多的话,那就不要用信用卡了,信用卡结账比现金慢不少:日本店员刷卡的动作似乎捏着一片薄脆,小心翼翼地怕刷破了。

还有一个选择就是弄一张PASMO卡,类似于北京的一卡通。下一次说。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